冬季和我们一起到银厂沟来看雪

  

正文

地震改变了四川景点的不少惯行途径。为了到银厂沟去,我们不得搜索精密的世界地图。还好,八九网的地图搜索工具总是不会让人失望,很快为我们找到了最为便捷的路径。

1楼

暖冬

几年前到过的银厂沟,现在可是小变样了,不是往好了变,而是因了地震的缘故,沟内外热闹的农家乐们,呈一派萧条气象。

那时春天的银厂沟,溪水清澈哗哗的流淌,山弯处常见汇聚的小潭,潭边不时拴有简易碧绿竹筏供游人撑坐,远观近赏,处处写意。水流两边是高高的山崖,漫漫处尽是摇曳着绿树山花,原野的气息四处弥漫,令人留连忘返;秋冬的银厂沟,野棉花随处可见,春夏平凡的绿松方在此时节展现出他的厚实之美来,落叶乔木类植木的暗枯色在绿松的对映下,也显示出他们的苍凉之美。

我是爱这个地方的,这个地方曾有我那一拔朋友的欢声笑语和纯真友谊,虽然现在早已物是人非,可人终究是感情动物,目睹旧物,依然不由自主的想念和缅怀!所以,在那人生必须经历过程之时,倘有愉快的情感,需尽情享受,它短暂,一旦消失,不能再来。

大概是快要到溜溜马场的时候,才遇到了有灯光的一户农家乐,以往那热闹非凡男女拉客胜况不复再,大部分农家乐里空无一人,残砖碎瓦杂草遍地。放下相机我唏嘘不止,新朋友、新同事们大部分未来过之地,不解我为何如此感叹。欲答,也是无语。

洁白晶莹的雪山,映衬着我们徐徐往山上爬的臃肿身躯,两旁劲松上也满是积雪。这是个美好的圣诞节,虽然没有了以前那般朋友,但人在哪个阶段出现哪些朋友,消失掉哪些朋友,这是不能勉强的。正如大自然的反复来去,也是不能勉强的。

小蒲和小袁是两个可爱的大男孩,女儿也能看出他们的忠厚与善良,把大大的装有她口粮的背包丢到他们身边就跑了。比她小一岁的小王的儿子紧跟着她往更高处冲去。罗哥在前面小心翼翼的探着路,时不时回头牵引一下门市小王的手,小王怕冷,爬山也不忘穿上她的皮毛大衣和黑色高跟桶鞋。缪师一向不大合群,早早的就丢开众人爬上了山峰处,不断往我们这边扔雪团,众人怒也不行,不怒也不行,唯有恶骂还击。我是逍遥的,女儿大了,自个也会照顾自己,举着相机拍摄下各位同事的一举一动,为他们抓拍下珍贵的笑影。青春短暂,也想记录下女儿的成长点滴。

从来没有在圣诞节出过远门,也没在圣诞节到过有雪的地方,这次竟然还能重故地爬山玩雪,真是感慨得很!雪花在天上飞转着,我嫌它不够大,把旁边的松树不断的摇,大片大团的雪花嗖嗖往下落,哇,这可真象在北方生活的情形。只可惜,那里的雪天,外野是看不见绿意盎然的。这里的冬天,是温暖的,绿色植物与它共存。

我是不觉得冷的,早就备好了爬山的单棉衣,在这群人中,我和女儿算是轻装上阵的了。大家打起雪仗来,我和女儿无疑占上峰,只是体力不支,渐渐退出了男性们的雪仗持久战。我端起相机,录制下了他们欢快的瞬间。

坐在山峰高处望云端,真是心旷神怡,尤其天上还散落着片片的雪花,若是有一杯暖茶,真是永远不想下山了。呵呵,山下可还有腊肉和热乎乎的羊肉汤等着我们呢!女儿倒在雪中,幸福的闭着双眼享受这深山的宁静,“妈妈啊,下这么大的雪,怎么一点不冷呢!”是啊,这是多么温暖的一个冬天!

2楼

Copy URL: 冬季和我们一起到银厂沟来看雪 http://ip.bajiu.cn/?rid=234